电气设备

原昌宏谈“二维码之父”称呼不讨厌叫之父总比叫之母好

 近日二维码之父原昌宏在日本的东京接受媒体采访,被问到喜欢二维码之父这个称呼吗?原昌宏表示不讨厌,叫“之父”总比叫“之母”好。

无论从管理、业绩还是研发,石头科技都显得米味浓重。

绑定小米,业绩扶摇直上

在业绩上,2016年9月,石头科技推出了首款产品,而这个产品正是小米定制品牌“米家智能扫地机器人”。产品一推出后,第一季度的时间,石头科技的营业收入就达到了18051.99万元。

机器人和很多智能硬件一样,对软件、硬件、供应链管理等各方面要求很高,一般创业公司无法啃下这块硬骨头,在巨头林立的机器人领域,石头科技抓住了机会。

石头科技解释,公司研发投入不断增加,但由于公司营业收入增长明显,增速较快,因而公司的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重有所下降。2018年研发投入比例方面,略低于同行科沃斯和福玛特。

掌舵者昌敬的“现代扫地僧”之路

有媒体问原昌宏喜欢“二维码之父”这个称呼吗?原昌宏称不知道是谁取的这个称呼,不过叫“之父”总比叫“之母”好啊。自己不讨厌,应该说算喜欢吧。

在研发上,截至2018年12月31日,石头科技在境内已取得64项专利,其中有17项专利是石头科技独自取得,剩下的47项专利均是与小米共同取得。

作为小米定制品牌“米家智能扫地机器人”的供应企业,石头科技与小米关系匪浅。小米同时为石头科技的客户、分销渠道。数据显示,石头科技与小米的交易金额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较大,2016年至2018年分别为100%、90.36%和50.17%。

米家品牌的智能扫地机器人是石头科技“专门”为小米定制生产的。小米是石头科技的第一大客户。

2015年3月,天津金米入股石头科技。2016年3月,顺为收购石头科技部分股权。

“去小米化”前路艰难

就科创板上市标准来看,石头科技选用的是5套标准中的第一套,即“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或者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

报告期内,石头科技对欣旺达的委托加工采购额分别为5,299.93万元、33,073.63万元和 98,517.36万元,占公司委托加工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 99.68%、100.00%和 98.80%。

据介绍,北京通过利用疏解腾退空间新建改扩建幼儿园、支持国有企事业单位和街道办园、以租代建等多种方式,扩大普惠性资源供给,2018年新增学前教育学位超过3万个,2019年拟再新增学位3万个。天津2019年计划新建、改扩建幼儿园150所,新增学位4万个。河北提出到2020年实现行政村普惠性学前教育全覆盖,每个乡镇至少办好一所公办中心园,每个常住人口在3000人以上的村至少建成1所标准化幼儿园。山东、河南、四川等地也将新建改扩建幼儿园,新增幼儿园学位。

研发不足、产品和代工环节承压,石头科技试图进行“去小米化”,推出了石头和小瓦两大自有品牌,其销售涨幅也相当明显。

招股书披露,石头科技的产品全部采用委托加工方式生产,无自建生产基地,主要委托加工厂商为欣旺达。

2016-2018年,石头科技向小米产生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8312.7万元、105326.5万元、152916.54万元,换言之,近3年小米累计向石头科技贡献了27.66亿元的销售额。

2014年6月,对AI与机器人感兴趣的昌敬决定做一个机器人公司,“要找一个接地气的产业,扫地就很接地气”。 2015年底,米家扫地机器人一度陷入财政危机。 2015年年中昌敬已与高榕资本、启明创投签订了数千万美元的B轮融资协议。

与此同时,在目前石头科技的董事会成员中也有小米的身影。

随着人口红利消失、劳动成本增加,工业机器人成为创业风口与政策扶持对象。当云计算与大数据等技术不断成熟,服务机器人逐渐兴起,并渗透到医疗、农业、金融、军工、物流、家政、教育等领域。

此时的昌敬一边复盘着过往,总结些经验教训,一边在工作之余修了个百度内部提供的迷你MBA课程,此时他想的最多的事情是——如果再创业,要尽量避免“创业-被收购-去大公司”的路径。

据招股书披露,从2017年到2018年,“石头扫地机器人”带来的销售额从1亿元上涨至14.8亿元,2018年,两个品牌产品销售额之和占公司总收入比例超过50%。

但他没有预料到,外商投资的审批手续非常繁琐,由于审批部门经常对协议提出一些修改意见,他们不得不来回与各方律师协商修改。

目前已有30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出台了公办幼儿园生均公用经费标准或生均财政拨款标准。北京建立普惠性学前教育投入保障机制,对普惠性幼儿园,无论是公办、民办,政府的生均补助标准一样,家长缴纳的学费一样,实现了办园标准统一、财政补助统一、收费标准统一、教师待遇统一。山东制定每生每年710元公办园生均公用经费财政拨款标准和普惠性民办园生均补助标准,惠及所有公办园和普惠性民办园。河南建立公办园生均财政拨款制度,按照市属幼儿园每生每年5000元,县级以下每生每年3000元标准来核拨。

石头科技成立不足5年就冲刺科创板上市,与小米的鼎力支持大有关系。从股权上来看,石头科技最初是由昌敬、丁迪、毛国华、吴震出资设立。

曾在傲游浏览器、微软和腾讯用户交互等大公司锤炼过的昌敬对“用户体验”的策略颇为认可,亦将这种理念安插在他接下来创立的石头科技中。

目前来看,石头科技在销售量上严重依赖小米,叠加米系股东的进一步控股现状,石头科技想要彻底“去小米化”挑战重重。

为了捱过这段寒冬,昌敬只能通过各种渠道筹措资金。2016年初,B轮融资到账,此时距签署融资协议差不多已经过去了大半年。

报告期内,石头科技的毛利率从19.21%上升至28.82%,主要原因是自有品牌拥有较强的自主定价权。

目前扫地机器人领域比较强的是国外品牌iRobot,在国内,国产品牌科沃斯也占有不少的市场份额,石头科技想要后来居上着实不易。但是掌舵者昌敬和团队骨子里都崇尚冒险,喜欢挑战。

随后,石头科技经历了多次资本变更,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目前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昌敬,除控股股东外,顺为持有公司12.85%股份,天津金米持有公司11.85%股份,石头时代持有公司10.00%股份,丁迪持有公司7.90%股份, 高榕持有公司6.74%股份,启明持有公司5.85%股份。

为了“抓住用户的心”,昌敬给石头科技定了三个“硬标准”:一是使用流畅度,扫地机器人不能随机卡顿,清扫一半便停止工作;二是面面俱到,扫地机器人要清扫到家庭的边边角角,不能选择性清扫;三是任务完成度要高,扫地机器人倘若扫不干净地板,那么要它何用?

谈到二维码的发展,原昌宏称二维码的形式也在不断改变,比起ID识别,现在Al更可能会往物体识别方向发展,目前中国在某种程度已经应用在人脸识别上。传统二维码有低成本操作简单的优势,虽然还会继续应用在发展中国家,作为商业项目是成立的;但是作为未来的发展方向并不会很让人憧憬。

石头科技成立于2014年7月,主营业务为智能清洁机器人等智能硬件的设计、研发、生产和销售。石头科技的核心技术主要是激光雷达与定位算法。石头科技的主营产品是2016年推出的第一款产品“米家扫地机器人”,和两个自有品牌,2017年9月推出的“石头智能机器人”和2018年3月推出的自有品牌“小瓦智能机器人”。

石头科技在着力发展自有品牌上开始有了成效。但现实的处境是,由于米家品牌所带来的业绩实力,也存在“如果小米显著减少或停止向公司购买智能扫地机器人,公司的业务和经营业绩可能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由于两大自有品牌的快速发展,米家品牌的毛利率逐步走低,从18.99%下降到14.99%。而石头和小瓦等品牌的毛利率快速提升,也助力综合毛利率的增长。

石头科技表示,根据公司与小米签订的业务合作协议及其附件中的约定,双方均有权自行实施使用共有知识产权,无需向另一方通报及分享收益。但是,未经另一方事先同意,任何一方不得向第三方转让或许可共有知识产权。如果存在第三方使用公司与小米共有的知识产权,将对公司未来经营带来不利影响。

2013年,“百度魔图”成为百度最火的一款APP时,其前身图片编辑和分享软件“魔图精灵”曾经的创始人昌敬被调去负责百度地图的业务。

石头科技的主要产品是智能扫地机器人及相关配件,随着市场化和集约化的竞争加剧,单一的产品结构对石头科技来说有些尴尬。

有媒体问到现在二维码是平面模式,将来有可能发展三维的吗?原昌宏回答称3D模式最简单的就是加颜色,现在的二维码是黑白的主要看明暗,将来可能加入很多颜色增加信息量。

申报稿显示,至2019年1月起,高雪担任石头科技的董事,任职期限为三年时间,而高雪2014年2月至今,就已经在北京小米移动软件有限公司担任总监。

在已经披露的科创板申请企业中,有不少企业获得资本圈大佬加持。招股书显示,小米集团董事长雷军间接持有石头科技股权。

需要指出的是,天津金米的实际控制人为雷军,顺为的实际控制人为小米的董事许达来。

随后两年的时间内,石头科技的米家品牌的智能扫地机器人逐渐成为市场的“爆款”,2018年的销售额达到了143892.62万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82.33%。

石头科技经历了多次资本变更,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目前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昌敬。

在科技含量方面,目前,石头科技员工总数为324人,其中技术人员173人。近三年,石头科技研发费用分别为3935.93万元、1.06亿元和1.17亿元,占到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1.49%、9.50%和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