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气设备

台湾写真咏春传人林海龙的“世外江湖”

中新社台北12月22日电 题:咏春传人林海龙的“世外江湖”

中新社记者 史元丰 路梅

在极客公园创新大会 IF X 的现场,张鹏把这些问题抛给陈睿。不常公开露面的陈睿一一作答。在这篇访谈里,有陈睿对过去十年的回顾,有他对社区产品的深度思考,有他探索 B 站商业模式的心路历程,还有他本人对 B 站下一个十年的期待。

你最初的用户和你今天的用户,如果他在 B 站 10 年,也许从当年的刚毕业甚至是没毕业,到现在可能都当爹妈,生活开始有压力,要面对世俗上的东西了,我觉得他们的诉求、习惯、喜好都会变化,这些用户怎么才会留下来?

还有一个鬼畜作品大家应该也很熟悉,叫《Are  you  ok》,这个 UP 主创作它时还是高中生。正是很多年轻、有才华的创作者给 B 站的内容带来很多创新。

陈睿:对,一年多以后,当时我认真的考虑猎豹上市之后我要继续在上市公司做高管,还是去做自己喜欢的事,纠结了两个月,最后选择了加入 B 站。

但还是会有人觉得,生态它不长大挺好,而且小时候是最好的。这种矛盾你自己怎么看?

张鹏:当然,说到这一点,我们就得说一说 B 站一转眼也 10 岁了,今年我们创新大会也是 10 年,极客公园也是 10 年,你们也是 10 年,刚刚我们还在聊,都是 10 岁,你们这么有影响力的大社区,极客公园就占了一个便宜,号称也是一个 10 岁的公司(笑)。

影响不同图书排名的因素有很多。在“学术至上”的OSP排名中,上榜图书和课程大纲要求息息相关。

瞄准凭祥作为中国面向东盟前沿和最快捷陆路通道优势的企业众多。2019年上半年,近300家企业入驻凭祥综合保税区,另有200多家企业依托综保区平台开展外贸及衍生业务。

(责编:郝孟佳、孙竞)

然而,这样的图书榜单虽然权威,它仍然具有不少局限性。由于该榜单以英语国家课程为主要参考来源,绝大部分图书以西方文化为中心,少见来自于其他文化的书籍,而用其他语言所写的书籍多是被排除在外的,除非该书拥有英译本。如果按学科分类,对于很多非美国主流文化的领域,排行榜上的图书多以课堂教学的教材为主。例如在OSP“中国相关书籍”排行榜中,大多数是训练听说读写的中文教科书,前10名中只有一本真正的中国名著,就是排名第九的《论语》。除此以外,大多数书籍,尤其在政治与哲学方面,都偏向于西方理论,如果只按照这些书单阅读,则对不同学科的认知难免偏颇。(田 秋)

张鹏:真心的喜欢给了你这个决策的动力。

社区和其他互联网产品一样,必须要变化,要与时俱进。用户这么想我是很理解的,因为他爱这个社区才会这么想,你永远不会关心你不喜欢的东西怎么变。

陈睿:我喜欢看动漫。

陈睿:这件跟我刚才说的思路其实是相符的,游戏是把用户价值转化为商业收入的一个方式,它转化的是游戏爱好者。游戏业务我们开始得比较早,你问我来加入 B 站时,我有没有想到它未来怎么赚钱,我说我没想清楚。

陈睿说 B 站也是一样。十年前,刚刚诞生的 B 站只是一个二次元社区,但现在,B 站上有 7000 多个文化圈层,800 多万个标签,数不清的优质视频吸引了过亿的活跃用户在 B 站上寻找自己喜欢的内容。

陈睿:我们总是怀念年轻时喜欢的那些歌星、明星,但是事实上他们可能只活在我们的记忆里了,但这也就意味着他已经被时间封存在那一个瞬间了。

张鹏:都是从观众开始的。

陈睿:我觉得主要是有一个健康、良好的创作者生态,过去 5、6 年的时间,B 站增长了 100 多倍,在增长的过程中,其实像最初的动画、游戏也是在增长,但是更多的是我们扩展出了很多新的品类。

哔哩哔哩是「物业公司」

陈睿:《改革春风吹满地》是去年 B 站播放量最高的视频,这个创作形式叫鬼畜,鬼畜简单来讲就是用大家熟悉的素材,进行二次编辑,往往是用音乐的方式。名字叫鬼畜,事实上是音乐+搞笑。

1985年,林海龙与哥哥在香港开设迪晖拳馆,不久邂逅了台湾姑娘穆兰。二人婚后,穆兰不适应香港的环境,决定回台湾生活。林海龙几番斟酌,“为爱走他乡”,和妻子共同经营牛肉面馆。林海龙祖籍广东,穆兰祖籍山东,面馆于是起名“东东面食馆”。

林海龙对来访的中新社记者回忆,师父黄淳梁是咏春拳一代宗师叶问赴港后最重要的弟子之一,但并不像“功夫巨星”李小龙那样有名。与电影《叶问》中的情节相似的是,黄当年上门交手之后才拜在叶问门下。

张鹏:童年的梦想还是要坚持的。

中国(广西)自由贸易试验区崇左片区今年8月在凭祥综保区挂牌,开启贸易开放新机遇。王方红表示,当地将推动中泰(崇左)产业园、中国—东盟青年产业园、海峡两岸产业合作区等园区建设,推进跨境人民币业务创新,力争成为推动中国沿边开放、对东盟跨境合作的先行者。(完)

张鹏:所以也是一个逐渐摸索、演进的过程。

陈睿:加入 B 站也是因为跟初创团队很熟,在差不多 2012、2013 年的时候,当时创始人碧诗问我要不直接加入 B 站,因为他说初创团队没有运营公司的经验。

一头连着中国西南广阔腹地,另一头对接东盟,凭祥是通往东南亚便捷的陆路通道,拥有多个国家一类、二类口岸和一批边民互市点。

所以,在我的原则里面,我觉得商业的收入不应该以牺牲用户体验或者说是用户的一些尊严为代价。这样的话,这家公司才能够走得比较长远。

陈睿:他那个时候不喜欢,他喜欢编程。

陈睿:一个爱社区的人,最希望的是社区能一直好下去,其实用户不想干涉你去做什么,他是担忧。所以他要求证你有没有想清楚,或者说你是出于好意还是坏心、你是在意他们还是背弃了他们。

陈睿:这是必须的,社区运营者必须是社区的成员之一,而且必须具备跟这个社区的成员交朋友的能力。

首先,这个题材大家很熟悉,另外只要音乐和词配的好,是容易传播的,音乐这个东西本来是容易传播。

张鹏:对,那个时候就是有一个可以自由选择的契机,你真的到那个时候,都没想过 B 站未来的商业场景、价值、商业化路吗?你如果加入了就不是一个玩票的事了,不是只靠热爱就能支撑的事了。

但这是因为你在意它,我们在整个做社区运营的时候,我们非常重视用户的感受,是他们撑起了 B 站。

商业世界里,人们想知道 B 站怎样才能快速地将自己的高质量、高粘性的用户变现?

陈睿:其实,最重要的是感觉,你必须是这个社区的成员,你能够知道他们喜欢的东西和不喜欢的东西,就是你能够设身处地去理解他们。

张鹏:要能够跟他们变成一群人,才能像他们思考。

原因一:自己特别喜欢,这极其重要,如果 B 站能够成功,我会很开心,即使 B 站不成功,我也会很开心。

商业收入不能损害用户的体验和尊严

张鹏:你怎么把握这个平衡?用数据吗?

陈睿:所有的互联网产品价值都来自于用户价值,商业收入在于你能够把多少用户的价值转化为商业收入。

陈睿:其实创作本身是有快感的,你创作了一个东西给大家看,大家看完之后给你叫好,你是有快感的,这种快感是很多年轻人走上创作之路的原因。

陈睿:主要是兴趣爱好,因为我其实是 B 站很早的用户,大概前两万名用户,我 2010 年开始用 B 站,投资主要是因为兴趣,因为我特别喜欢这个产品,所以我当时想看看这个产品到底是谁做的,后来接触团队,我发现他们其实是几个没有工作过的学生,而且那个时候特别缺钱,当时也聊的很投机,所以我投资了他们,同时也成为了 B 站的第五个成员。

德国辛克、富士康准时达等国际龙头物流企业带动IT电子、机电组装配送等一批加工项目落地发展。主打边境食品加工的“东盟水果小镇”悄然崛起,以红木精深加工为主的红木产业集群已成规模,以口岸经济为依托的跨境电商蓬勃发展。

陈睿:商业模式一定得是科学地去摸索,其次,商业模式必须和你的产品的模式要匹配。

比如说他看到了《改革春风吹满地》,他一拍大腿说我也能做,他就去做了另外一个,然后这个也火了,很多创作者就是这么不断被激发然后成长起来的,所有 B 站的创作者一开始都是观众。

张鹏:去年 B 站上市了,未来肯定还要持续的发展,而持续地保持增长最重要的是找到一些核心动力,这个动力是什么?

张鹏:你要真正能够理解,把他当一个活生生的人去理解,他可能会有自己的情绪、态度、表达,理解完以后,反而更能够推动这个社区的发展。

张鹏:我想追加一个问题,今天所有对历史的总结都是上帝视角,实际上当年中国也有一些小众的社区,但是很少有像 B 站这样一路成长的,为什么你们跨越成功了?

有的死于增长,扩张得太快,原有的氛围被破坏了。

张鹏:你怎么那个时候就那么喜欢看动漫了呢?

在OSP项目网站中,不仅可以看到被全球名校推荐和使用次数最多的图书,还可根据专业领域、学校、地区检索课程大纲和推荐书籍。在这份总榜上,目前借阅量最多的是小威廉・斯特伦克的《写作风格的要素》,拥有1万多次出现频率,进入前十的知名书籍还包括柏拉图的《理想国》、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玛丽・雪莱的《科学怪人》等。

但是,我当时认为游戏值得一试。游戏业务我们从 2014 年就建了团队,然后他跟我们后来的一些业务相比,比如说广告业务,我们是 2017 年 12 月份才开始去做效果广告,做得也比较晚。增值的业务像大会员,我们是 2018 年 1 月份才开始。

还有社区产品的追随者们,整个互联网圈都想知道,B 站做好社区的背后,有着怎样的成功秘籍?

陈睿:哔哩哔哩这家公司很像是这个社区的物业,要维持这个社区的正常运转。我得去做决定,但最终,是为了整个社区的长期、健康发展思考。

我对 B 站营收的信心来自于我认为 B 站能够很好地聚集用户价值,其实用户的价值包括很多,从数据上来看,用户的停留时长、访问频次、用户内心对 B 站品牌的认可、用户对这个平台上其他用户的情感连接,我觉得这些都是价值。我们希望把其中的一部分转化成为商业价值,推动这个社区良性运转。

陈睿:每天至少一两个小时。

陈睿:其实模型更像是 B2B2C,比如说淘宝的商家现在也算是一个 Business。

传承咏春拳和做好吃的面,对林海龙来说都是人生中的不可或缺。好吃的面为馆子积累了众多拥趸和几十年的老友,林海龙直言“开面馆交到的朋友比赚到的钱多很多,更有现金买不到的情谊”;至于传承咏春拳,林海龙的孙女今年夏天才出生,他已经和儿子约定,将来要亲自传授咏春拳给孙女。

临近年底,美国大学进入期末考试期,学校和公共图书馆里经常能看到通宵写论文或复习考试的学生,桌子上堆满了课程材料和辅导书。美国大学生都看什么书?他们的课程大纲中,有什么必读书目?通过查看美国图书馆“热门书籍”,学生可以提前预习并丰富自己的书本学识,人们也能看出不同学校的侧重与局限性。

对于在美国教书或上学的老师和学生来说,OSP图书榜单起到了一定的参考作用。《环球时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不少教师和学生都会借助图书榜单来开拓自己的视野。在美国西部某大学就读的马同学对记者说:“我常常会搜索类似‘2019年度图书’之类的关键词,然后逐一点开来看看,哪些新书是值得阅读的。”排行靠前的书籍中虽然多为哲学、政治与文学书,但大多并不是过于晦涩难懂的纯专业书籍,而是有不少类似《文明的冲突》《哈姆雷特》这样偏向大众类的读物,即便不是本专业的学生,也可轻松阅读并汲取积累一些日常的知识。

有不少西方媒体认为,OSP这类榜单让高等教育显得不那么“神秘”,通过查询各个大学的课纲与图书馆借阅榜,人们对这些学校的风格与学生素质一目了然。在哈佛大学的图书排行榜中,位居第一的是公共政策学教授罗伯特・帕特南所著的《独自打保龄》,该书讨论了美国公民社会的兴衰。斯坦福大学的图书排行榜第一的则是约翰・休斯的《计算机图形学原理及实践》,该校排名前十的书籍基本被科技类专业书包揽,可见在硅谷具有领军地位的斯坦福,拥有数量庞大的科技类人才。

远离台北市中心的内湖区有一家牛肉面馆,每到用餐时分,食客络绎不绝。掌柜林海龙招呼着客人,下单、上菜,和善亲切如邻家伯伯。面馆打烊后,林海龙换身装束,咏春拳师身份“上线”,带领一众徒弟习武练功。

张鹏:我们专门看了看你们第三季度的财报,我突然发现游戏业务占了其中的一半,你怎么看这个事呢?

陈睿:每个 DAU 的平均停留时长是 70、80 分钟。

经典与流行学术书籍并存

用户对于某些产品来说,只是大数据的一份子,或者意味着一个私域流量,如果你想做一个好的社区,你必须把用户当成一个人,他有个体化的感受,你必须明白且尊重这一点。

张鹏:是这个社区激发了这群人做创新和创作的欲望吗?创作完也不会立即就有收入,是什么东西驱动他们的?

在平衡的过程中,可能有的社区偏左,选择永远这么大,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用户慢慢就走了,然后你也不见了。其实我们都见证过许多小而美的社区,就这样遗憾地消失了。

美国非营利性组织“公开课纲项目”(Open Syllabus Project,简称OSP),是一个以收集英语国家课程大纲及图书馆书籍阅读信息为主的网络数据库。截至今年5月,该数据库已收集700万份来自超过2500所大学和80个国家与地区的课程大纲。这个网站的主要作用就是帮助人们了解高等学府教学中给学生布置的阅读参考书籍。

今天早上王小川开的场,晚上你来压个轴,所以你看你们俩穿越时空在这个舞台上还有关联,王小川跟我讲他特别的气愤,他高中的时候就是特勤奋学习的学霸,你就天天看漫画的学渣。

陈睿:其实真的没怎么想过,想也想不到。互联网是变化非常快,你让我提前五六年想它能不能做成现在这样,我想不到,有两个原因:

社区里,用户们想知道越来越好看的财报会不会改变这个他们流连的「小破站」?

张鹏:类似于森林生态系统的感觉,有土壤,土壤里面有一颗植物,撒了种子,然后会带来更多的植物形成一个森林,然后这个森林里面就会有更丰富的生态。

“货车在友谊关口岸关卡口停留的时间缩短到30秒,口岸出入境车辆由每天600多辆增加到现在的1200辆左右。”广西凭祥综合保税区综合服务中心主任言确夫告诉记者,中越友谊关口岸在全国率先实现全信息化智能通关,8种业务类型“多卡合一”。

张鹏:这个类比挺有意思,C2C 的内容也是一个挺有意思的角度,其它的视频平台可能是一个 B2C 的内容,平台采购、分发,然后 C2C 就是很多的用户在创造、用户在消费,所以这是完全不同的体系。

进化的过程中,问题也会接二连三地出现。

那时我还是猎豹的联合创始人,那个时候也是猎豹非常关键的时期,所以我说我现在肯定不能加入,除非猎豹上市了,猎豹上市以后我会认真考虑。

张鹏:你有什么摸索的原则吗?

张鹏:果然是不一样,说到了喜欢看动漫,听说你当时是看了一年 B 站,然后你当时找他们说要投资,我特别关心你当时是出于一个纯兴趣爱好,还是你看到了它有什么样的价值?

陈睿:互联网产品有很多种做法,十几年前人口红利巨大,很多产品负责人是一片一片地看用户,不是一个一个地去看。

张鹏:所以没有它远没有一句话那么简单,中间有很多细微的东西要把控。

张鹏:请你来,某种程度上是因为我自己喜欢 B 站上的内容,咱先放一段视频,它实在太精彩了。

起初,发源于广东的咏春拳在台湾鲜有人知。2008年开始,《叶问》系列电影火遍两岸及港澳,咏春拳随之声名鹊起。穆兰深知丈夫心系咏春传承,便鼓励林海龙重新收徒教拳。起初,林海龙在公园里教授咏春拳,6年前,徒弟们为了推广武学,主动在面馆附近租房设立了台湾迪晖拳馆。约50平方米的拳馆教室墙上,高悬着黄淳梁亲笔题写的“迪晖咏春”。

张鹏:这些年我觉得 B 站还是有很多变化的,我调研了一下我们公园很多的同学在玩 B 站。我说,没想到你们都是 ACG 粉呀。他们说不是,我到 B 站现在看得都是各种各样的内容,我还被他们批评「你老了」。我当时还蛮震惊的,为什么 B 站会有这样的变化,变化的过程是什么样的?

张鹏:特别感谢你来到创新大会。第一次来,我想先问问料,你有一个同桌的你,在高中的时候。同桌的你当时给我讲过你很多高中的黑材料,这个人是谁呢?就是搜狗的 CEO。

“懂应对、知进退,敏锐自信、笑容面对。”是林海龙的人生格言,也成就了他特有的“世外江湖”。他更希望,把由“面与拳”总结的处世精神传承下去。(完)

原因二:以我做互联网 10 多年的经验,我觉得一个这么被用户喜欢的产品,应该能活下去。

张鹏:我挺好奇的,B 站究竟有什么魔力,能让这样的人聚集过来,持续创造出这样的作品?

不过,在排行榜上最靠前且不可动摇的,基本都是一些经典而实用的学术书籍。例如位居OSP榜首的《写作风格的要素》是学术写作的经典教程,在美国经久不衰,《时代》杂志曾在2011年把该书列为从1923年到现在100本最有影响力的书籍之一。它能够稳居榜首,不仅因其巨大的实用性,更在于其不受专业限制。《理想国》一类古典书籍作为西方哲学与思想的基石,是许多大学不分专业都要求学生阅读的经典。《共产党宣言》等在历史上有显著地位的书籍则是很多学校的经济、政治、历史、文学等课程的必读物。

张鹏:所以把用户当成真正跟你平等的人去思考,去理解他们的行为,反而更能够让你去探索。

陈睿:创业就是这样,很多时候你花几年时间摸索的东西可能只有一句话,但是获得这句话的过程非常痛苦。5 年之前,中国所有的视频产品都是没有商业模式的,在这种情况下,你凭什么认为这个模式能够走下去?坚持真的需要勇气。

鬼畜应该是 B 站创作类型的一个例子,B 站还有很多创作类型,国风,就是中国风的音乐、舞蹈,这些品类的内容 B 站基本是全网质量最高的,这些代表了我们平台上年轻创作者的才华。

陈睿:其实挺多同龄人都喜欢看,只不过有些人的爱好没有保持很久,但我是一直保持到 30 多岁。我是 1978 年的,刚好我们在上小学的时候像《七龙珠》《圣斗士》等等的就开始流行。

你关心你喜欢的偶像、人和地方,比如说,一提起我们的母校,我们就会觉得它变了,痛心疾首。一提起现在某些审美甚至感慨,唉,人心不古。

陈睿:喜欢的力量很强大,不只是我。早年香港的用户想看 B 站,但那时候我们没钱在香港加服务器,结果有一个用户自己出钱买服务器,就是为了看 B 站。我只是觉得这么被用户所热爱的产品,应该活下去。

张鹏:就是因为喜欢、热爱,所以主动的过去投资,投着投着把自己也投进去了。

陈睿:肯定高于用户的平均停留时长。

张鹏:结果猎豹就上市了。

张鹏:小川喜欢看吗?

陈睿:我们在对用户的访谈过程中发现,很多大学生很想成为 UP 主,因为他认为这事儿是他人生成就感的体现。所以我觉得在 B 站整个内容生态中,创作是非常重要的关键词,大家喜欢创作,B 站鼓励创作、重视创作,最后就形成了一个正循环的生态。

在面馆,林海龙手捧面团,咏春拳的功底让揉面动作行云流水,纯手工“四揉四醒”是他家面条好吃筋道的“独门秘笈”;在拳馆,林海龙掌推木桩,炉火纯青的功力在不动声色中“四两拨千斤”。

陈睿:最早的淘宝用户有共性,他们都是电脑用户,否则他们不会上淘宝。所以那个时候最多的产品是二手电脑。但是现在,大家管淘宝叫万能的淘宝,它也是逐步扩宽的。只不过我们是内容的生态,它们是商家的生态。

这些新品类其实跟原来动画和游戏是一样的(创作模式),都是由内容的创作者作为原动力,他们创作内容,用户喜欢他们创作的内容,形成了正向激励的氛围,然后形成了社区的模型,其实最后它的模式很像淘宝。我是淘宝很早的用户,我 2003 年就在用淘宝,那个时候淘宝上大量的东西是二手电脑。

“两国双园”模式亦开辟中越产业合作新途径,凭祥吸引企业“落户广西+转移越南”跨境布局。“两国双园”项目总规划面积近4000亩,计划总投资100亿元,建成后将形成千亿级产业集群。目前,中方园区三诺跨境电子产业示范园项目进展顺利。

林海龙的徒弟来自各行各业,有商贩、医生、市井青年,也有艺术家,有的徒弟如今也开设了自己的拳馆。徒弟柯宇纹身材高大、周身刺青,在林海龙面前总是半低着头,轻言轻语、毕恭毕敬。他说:“师父教我的不仅仅是咏春拳法,更多是做人与处事,在他面前我永远都是学生。”

开拓视野但也有局限性

陈睿:对,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至少那时有点钱了,我可以任性一下,有权利选择不再只为生计奔波。

张鹏:你们平均停留时长是多少?

按照辈分,叶问是林海龙的师公、李小龙是他师叔。林海龙在香港时,也曾跟随师父黄淳梁见过叶问。

陈睿:这确实有一个矛盾,你在增长的过程中,还要用户能够一直留在你这儿,还得保持对你的喜爱。而且,新进来的人,要能够融入到社区里,而不是社区氛围被新进来的人所冲击,这个确实是一个需要平衡的事儿。

陈睿:至少商业变现不能和社区相违背。如果二者相悖的话,这家公司就会精神分裂,你心里面知道你要侧重用户,但是你的收入又来自于损害用户利益,我觉得这家公司就没法做了。当然,我觉得在行业里面之前是有这样的公司的,但是一般的结果不会好。

(B 站视频《改革春风吹满地》)

陈睿:我觉得让他们留下来主要保证两件事:

张鹏:你自己就是 B 站社区的深度用户,所以你对这个社区本身的风吹草动,是有感觉的?

入驻“东盟水果小镇”的广西盐津铺子食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彭巍说,凭借丰富的进口原材料和国内外“两种资源、两个市场”,企业将持续扩大产能,以满足日益增长的订单需求。

「社区和任何互联网的产品一样,必须要变化,必须要进化,要与时俱进。」

“跟传统套路武功不同,咏春是讲实用、训练人敏锐度与自然反应的拳法。”林海龙说,习武不是为了比谁更厉害,而是帮人抛除功利心、建立自信。他收徒不为赚钱,因此从来不收费,只要求徒弟向慈善机构捐款,交捐款收据抵“学费”。

张鹏:你每天在 B 站花多少时间?

张鹏:相当高了。你呢?

1956年出生于香港的林海龙在10个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九,自小生活不易。中学时,他就借父亲身份证批发肥皂售卖,后来还卖过餐具、跑过码头。起初他对学武并没有兴趣,哥哥林文学拜在咏春大师黄淳梁门下学拳后,轻轻一推就能把他抛出老远,他觉得这功夫厉害,才跟着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