焊接设备

人类首次!中国科学家基于嫦娥四号揭晓月背地下结构

中新网北京2月27日电 (记者 孙自法)继实现人类探测器首次着陆月球背面之后,中国科学家对月球背面的科研再次创造一项人类首次——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科研团队基于嫦娥四号任务,首次揭晓月球背面地下浅层结构,这也是人类首次揭开月球背面地下结构的神秘面纱。

中科院国家天文台27日发布消息说,该台李春来、苏彦研究员领导的科研团队,利用嫦娥四号任务玉兔二号月球车上搭载测月雷达的直接就位测量,获得月球背面地下浅层的第一张雷达图像、月表下物质的特性参数,以及溅射物内部地层序列,首次揭示出月球背面着陆区域地下40米深度内的地质分层结构,发现地下物质由低损耗的月壤物质和大小不同的大量石块组成。

嫦娥四号月球车的测月雷达好比是一台给月球做CT(计算机断层扫描)的设备,其高频通道的穿透深度是嫦娥三号的3倍多,于月背着陆次日早上开始工作。这次由中科院国家天文台领导中外学者的研究成果,是基于前两个月昼期间500兆赫兹(MHz)的高频通道雷达所探测的数据,研究团队通过计算分析月球浅层物质的特性参数,包括电磁波在月表下物质中的传播速度、介电常数、密度、损耗角正切和钛铁含量等,并根据获得的物性参数和雷达图像,沿着月球车行走的106米路径,在深度40米范围内,识别出3个不同地层单元。

中科院国家天文台科研团队介绍说,嫦娥四号探测器2019年1月3日在月球背面最古老且最大的南极-艾特肯(South Pole–Aitken)盆地内的冯·卡门(Von Kármán)撞击坑底部成功着陆。冯·卡门撞击坑形成于前酒海纪,中心位置为月球南纬44.45度、东经176.3度,直径约186千米。坑内地形相对平坦,坑底被玄武岩填充,玄武岩表面相当一部分区域被周边大型撞击坑的溅射物所覆盖,并广泛分布着二次撞击坑。

科学家表示,月球背面地下结构被首次揭晓,对于了解撞击过程对月表的改造、火山活动规模与历史等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也将极大提高人们对月球撞击和火山活动历史的理解,并为月球背面的地质演化研究带来新的启示。

第三单元从地下24米到40米,雷达回波明暗交替变化,是不同时期、更古老的溅射物的沉积和风化产物。

该研究揭示内侧前额叶CRF神经元为脑内负责调控压力应对行为的神经元。促进内侧前额叶CRF神经元的活性可增强主动应对行为,提高对环境负性压力的抵抗性。这一发现推动了对“压力应对行为抉择”这一重要科学问题的了解,并为改善或治疗负性压力相关紊乱和疾病,提出新的思路和途径。

深度40米以下雷达信号微弱,高频通道雷达信号已无法推断其物质特性。科研团队结合区域地质历史,推测在嫦娥四号着陆点附近,完整的月海玄武岩覆盖在月表以下大于40米深度。(完)

第二单元从地下12米到24米,这是雷达图像上回波强度最大的区域,表明内部存在大量的石块,甚至形成有碎石层和碎石堆,说明溅射物的沉积不仅仅是地毯式的铺散,也会伴随着物质之间的剪切、混合、挖掘以及二次撞击坑结构扰动等复杂的地质过程。

北京时间当天凌晨,中国科学家在月球和深空探测领域完成这一重大发现的研究成果论文,获国际科学期刊《科学·进展》(Science Advances)在线发表。

研究者常根据动物所采用的行为方式判断其面对压力时选择的应对策略。采用基因操作小鼠结合行为学、药物遗传学和在体显微成像等技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周江宁研究组历经八年的研究发现:在各种行为挑战情景下,内侧前额叶的促肾上腺皮质激素释放激素(CRF)神经元是决定选择“战斗或逃跑”的神经生物学基础。

据悉,该研究首先确认了内侧前额叶的CRF神经元为一种抑制性的中间神经元,并与椎体神经元构成神经环路。接着采用活体显微成像的方法观察到:在面对负性压力下,小鼠采取主动应对行为时,CRF神经元活性增强。在悬尾、强迫游泳和社交竞争挫败等负性压力条件下,采用化学遗传学方法凋亡或抑制内侧前额叶CRF神经元,可增加小鼠的被动应对行为;而CRF神经元的激活则促进主动应对行为。

个体长期暴露于负性压力下,仍可维持正常的生理和心理稳态,称之为对负性压力“抵抗”;而在长期负性压力下,不能维持正常的生理和心理稳态,则称为对负性压力“易感”。流行病学和临床证据显示,习惯采用被动应对行为的个体,发生压力相关的心理、身体功能紊乱或精神疾病的风险增加,即所谓的“易感”。该研究进一步研究了前额叶CRF神经元在小鼠产生“抵抗”行为中的作用和机制。在长期社会竞争失败情况下,百分之八十都表现为“易感型”,采用化学遗传学的方法,选择性激活内侧前额叶的CRF神经元可显著增加小鼠的主动应对行为,“抵抗型”小鼠的比例大大提高。值得一提的是,该效应具有较长的持续性。

第一单元为从月球表面到地下12米的细粒月壤,内嵌有少量石块,此月壤层形成于多个撞击坑互叠的溅射物之上,这些溅射物可能来自周边的芬森(Finsen)和冯·卡门L撞击坑等。

在一个充满压力的自然和社会中,面对压力每一个个体都将做出选择:是主动应对还是被动回避。负责这种抉择能力的脑的生物基础是什么?这是一个著名科学问题,简称之为“战斗或逃跑”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