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焊接设备

14万股东傻眼!翻墙偷拍同行身家近5亿的上市公司创始人被扭送派出所…

中电电机(603988.SH)创始人、原董事长王建裕有着一份光鲜的履历:

1973年出生,西南交通大学桥梁工程专业,大专学历,高级经济师职称。历任中电电机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具有多年电机行业管理经验,荣获2010年无锡市十大行业领军人物等荣誉。

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王建裕私自进入公司生产车间拍照的行为,引发华永电机方面的担忧,“他作为行业内的人士,拍摄了我们的生产线和新产品,窃取我们最核心的商业机密,所以我们也就报警了。”

筹措资金600多万元,改造村道路7公里,建起1200平方米的党员群众服务中心……在位25年,刘伦堂一门心思为乡亲们解难事、办实事,他留下的20多本工作日记上,记满了群众的柴米油盐、大事小情。

刘伦堂生于1940年8月,生前系湖北省黄石市下陆区老鹳庙社区党总支书记,2014年6月因病医治无效去世。

值得一提的是,新股东入驻后的中电电机业绩持续向好。今年1月17日晚间披露的公告显示,公司预计2019年实现的净利润约为1.1亿元到1.35亿元,同比增长约128.08%到179.91%。公司2019年度业绩增长,主要因受市场影响,行业需求增大,公司主营业务大幅增长。

临危受命,刘伦堂向亲友借款,发动工人集资,终于凑了3.5万元,让水泥厂重新点火开工。1年后,水泥厂实现产值128.8万元,上缴利税15万元。随后,他又在村里办起建材厂、碎石厂、三磷灰厂等企业。1991年底,村里不仅还清了债务,还有了结余。

仍持有中电电机22.5%股份

据《国际金融报》,宜兴华永电机有限公司某部门员工李玉(化名)告诉表示:“王建裕昨天(4月18日)下午进入厂区之后,被车间主任看到他鬼鬼祟祟地走来走去,后将他拦住送出时碰到了我,以为我们相互认识就跟我说了一下。我说我不认识,然后他就一个人在前面走着,随后我觉得这人挺奇怪,就跟了过去。结果发现,他并没有直接出我们公司,而是分别去到食堂和操场看了一圈,这时我觉得他实在是可疑,赶紧把保安叫过来上前去询问他的身份,问他是谁他也没说,后来他想走被保安控制住,最后被带到了保安室。”

据陈强所述,王建裕被带进保安室之后有一些紧张,一开始并没有交待自己身份。“因来路不明,我们要求他将手机拿出检查,才发现他手机中已经拍有很多厂里设备的照片,于是当即要求他将这些照片全部删除。他删照片时,我发现有些照片的部件和我们的看上去差不多,他说是他们厂里的,所以可以判断他是同行了”。

“他的穿着一看就是中层干部的样子:西装、皮鞋很整齐,还戴着副眼镜。”宜兴华永电机有限公司保安陈强(化名)描述了王建裕当时的外貌。他坦言,就王建裕的穿着来看,真的不敢相信他会翻墙进入,这还是看了监控才知道的。当然,王建裕也承认了自己确系翻墙进入。

在今年初的国电联合动力招标会上,华永电机中标,“此次招投标中电电机也参与其中,据了解该公司并未中标。”华永电机方面强调称,此前两家公司并无商业往来,王建裕和公司也没有交集。”

1989年,刘伦堂放弃乡镇企业公司经理的职位,回到贫困落后的老鹳庙村担任党支部书记。

中电电机2018年报显示,当时还担任董事长的王建裕年薪近58万元。

2009年起,黄石市要求全面关停“五小”企业,老鹳庙村在刘伦堂带领下在关停“五小”企业的同时,成功引进一批新企业,村里实力不仅没削弱,反而越做越大,成为“全省五百强村”。截至2013年底,老鹳庙村实现工业总产值2.3亿元,年集体经济收入达100万元。

2019年1月,王建裕宣布辞去公司董事长职务。目前王建裕仍为中电电机法定代表人,并继续担任总经理一职。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王建裕仍持有中电电机22.5%股份。

华永电机成立于2009年8月,公司位于无锡宜兴市,主要从事风力发电机配套生产业务,目前公司累计装机5000余台风机,分布在全国170多个风场。

警方将王建裕带走调查

证券时报、国际金融报、每经APP

东方财富网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月15日,王建裕有1982万股公司股票处于质押状态,占其持股比约37.4%。

2014年6月25日,刘伦堂带着深深的遗憾离世。当年,中央组织部追授他“全国优秀共产党员”称号,中央宣传部授予他“时代楷模”称号。

公开资料显示,中电电机从事的主要业务是研发、生产和销售大中型直流电动机、中高压交流电动机、发电机、电机试验站电源系统和开关试验站电源系统等成套设备。

截至4月17日收盘,中电电机市值为21.3亿元,以此计算,持有公司22.5%股份的王建裕身家达到了4.8亿元!

据证券时报,中电电机以前主要做民用电机,而华永电机主要做专有电机,华永电机方面表示,“我们处于同一个行业的两个应用领域,近几年随着外贸和国内民用电机竞争愈发激烈,他们去年也开始往风力发电转型。”

在此背景下,中电电机引入了新的投资者。公司公告,2018年11月8日、12月4日,王建裕、王建凯、王盘荣先生与宁波君拓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2019年1月11日,交易双方收到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出具的《过户登记确认书》,协议转让股份已于2019年1月10日完成了过户登记手续。股份过户完成后,宁波君拓直接持有5049.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1.47%),为公司控股股东。同时,因宁波君拓的控股股东五矿元鼎为有限合伙企业,五矿元鼎和其普通合伙人五矿创投资管无实际控制人,所以宁波君拓无实际控制人,导致中电电机无实际控制人。

有媒体披露了王建裕翻墙偷拍事件更有意思的细节。

当时的老鹳庙村,全村人均不到3分耕地,村民的日子过得紧巴巴,好不容易办起第一家村属企业老鹳庙水泥厂,却因经营不善倒闭。乡领导和村民希望刘伦堂回来,带领水泥厂走出困境。

监控显示,当地警方在事发后赶到现场,将王建裕带走调查。不过,王建裕是否涉嫌窃取商业机密,以及该行为将对华永电机造成何种程度的损失,尚有待进一步的核验。

但王建裕的最新举动,让中电电机的1.4万名股东傻眼了。据证券时报,4月18日下午,王建裕翻墙进入竞争对手华永电机厂区拍摄,被工作人员发现并控制后报警,当地警方随后将其带走调查。

(本文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清廉如水、一心为民”,是刘伦堂的精神品格。村民富起来了,但刘伦堂生前居住的还是上世纪80年代修建的老房子,两个儿子长年在外村打工,他从不让他们在村里任职,也不让在村内企业上班。他自己每月只领3000多元工资。2013年8月,刘伦堂被查出患上晚期肝癌。

2018年,中电电机股价持续下跌,接近“腰斩”,这让大量股票处于质押状态的王建裕面临极大的还款压力。

“身体真的不行了,群众还有很多困难,在我有生之年恐怕无能为力了……”这是刘伦堂留在笔记本上的最后一段话。